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黃山一驢友被困獲救后被追償3206元 陜西能否借鑒有償救援

發布日期:2019-06-23 12:05
0

今年6月1日,“驢友”王某某因未購票進入黃山未開放區域陷入困境

7個多小時后,黃山風景區管委會將王某某救出

本次救援累計發生費用15227元

黃山風景區向王某某追償有償救援費用3206元,其中包括勞務費1632元、索道及車輛費1024元、后勤保障費550元

6月18日,王某某家屬繳納了這筆救援費

近日,安徽黃山風景區組織力量救援一名進入風景區未開發區域陷入困境的29歲游客王某某。據了解,此次救援累計發生費用15227元,其中由當事人王某某承擔的有償救援費用共計3206元,主要為參與救援的非管委會工作人員4人的勞務、交通和后勤保障等費用。這是該景區去年7月正式施行《黃山風景名勝區有償救援實施辦法》以來,首次認定的有償救援案例。

近年來,發生在陜西的救援事件也非常多,特別是6月8日發生的博士獨進秦嶺遇熊襲擊事件,先后有6個救援隊200多救援人員參與營救。這些救援隊屬于公益性質,費用基本都是隊員AA制承擔。陜西能否借鑒安徽黃山風景區的做法,實施有償救援服務?

有償救援制度國內有三個景區已經實施

2018年7月1日起,《黃山風景名勝區有償救援實施辦法》正式開始實施,旅游者不遵守黃山風景區游覽規定,擅自進入未開發、未開放區域陷入困頓或危險狀態,黃山風景區管理委員會完成救援后,由旅游活動組織者及被救助人承擔相應救援費用。

今年6月1日,“驢友”王某某因未購票直接進入未開發未開放區域陷入困境,報警求助。黃山風景區管委會用時7個多小時將王某某救出。經計算本次救援累計發生費用15227元,其中向王某某追償有償救援費用3206元,其中涵蓋勞務費1632元、索道及車輛費1024元、后勤保障費550元。

6月18日,王某某家屬繳納了這筆救援費,他也成為黃山景區被有償救援的第一人。

根據《黃山風景名勝區有償救援實施辦法》規定,黃山景區的有償救援堅持先救援后追償的原則,被救助人在收到《支付有償救援費用通知書》3個月內,既不提出異議,又不支付有償救援費用的,管委會將其納入不文明行為記錄,依法追償。

據了解,有償救援費用包含救援過程中產生的勞務、院前救治、交通、意外保險、后勤保障、引入第三方救援力量等費用。具體為:勞務費用是指非管委會工作人員參加當次救援應予支付的勞務報酬;院前救治費用是指對身體受到損傷的旅游者實施救治產生住院前的醫藥費、診療費;交通費用是指為保障救援需要進行運輸產生的車輛、索道等費用;意外保險是指為當次救援人員提供意外傷害保障而購買的商業保險費用;后勤保障費用是指為救援人員提供后勤保障需要產生的食宿、物資消耗等費用;第三方救援費用是指第三方救援力量為當次救援產生的必要的、合理的費用。

華商報記者注意到,除了黃山風景區外,從去年實施有償救援的還有四川稻城亞丁景區、四姑娘山景區。稻城亞丁景區所針對的是不遵守規定而被困的游客,在稻城亞丁景區范圍內非法登山、非法穿越等戶外活動及未按規定線路、區域旅游而發生事故的人員,因搜救線路的不同搜救費用由1.5萬元起至2萬元起不等。對于遵守規定而被困的人員,則采取免費的方式。四姑娘山景區針對的是違規逃票私自進入,或不聽勸阻擅自進入未開發開放區域而遇險的游客,將要承擔相應的救援費用。

陜西頻發人員被困事件

有救援隊一天多次搜救

華商報記者注意到,無論是黃山景區還是稻城亞丁景區,在頒布有償救援政策時均提到為每年因搜救非法登山、穿越者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的問題。

近年來,發生在陜西的救援事件也非常多,例如最近影響較大的博士生秦嶺里遇熊襲擊事件,先后有六個救援隊200多救援人員參與營救。6月1日,一名55歲游客在太平峪走失,60余人參加搜救;6月2日,公安長安分局灤鎮派出所同時接到兩起大學生進山被困的求助,共涉及6名大學生。

西安一位常年參與上山救援的民警表示,很多時候,被困人員報警時無法說清自己的位置,他接警后會立即向救援隊求助,因為救援隊裝備比較專業,并且經驗豐富。而一些被困人員根本不具備登山條件,比如年齡比較大或沒有任何登山裝備等。他最多時一周上山五次營救被困人員。

6月22日,華商報記者從陜西秦嶺救援隊了解到,2019年至今秦嶺救援隊共參加救援任務十幾次,每次參與救援隊員35人左右,出勤車輛13輛左右,及時挽救被困者傷者。

昨日,秦嶺救援隊一隊員表示,隨著夏季到來,進山游玩、穿越的人越來越多,救援任務也相應增加。就在前幾天,秦嶺救援隊一天參加了四次救援任務,先是小五臺和金仙觀的三次任務,緊跟著接到紫閣峪博士被野獸攻擊掉下山崖的求救。次日,緊跟著又趕往太平峪西寺溝參與走失者的搜救。雖然辛苦,但能把人救出來大家就很高興。

陜西民間救援組織都是公益性質

救援費用多由隊員AA分擔

華商報記者從陜西多個救援隊了解到,目前陜西的民間救援組織基本都是公益性質的,救援隊日常費用大部分都是隊員分擔,少部分來自于社會捐助。

昨日,一位資深救援人員估算,一支10人左右的救援隊,完成一次72小時以內的救援行動,包括食品、藥品等物資消耗以及救援人員的誤工費和救援車輛的油費過路費,大概平攤到每個人頭上,每天就需要200到400元,這些錢基本都是隊員AA承擔,這還沒有計算裝備損耗的費用。按此計算,200多人營救被熊襲擊的博士生,費用保守計算都要超過5萬元。

對于有償救援的問題,昨日下午,陜西秦嶺救援隊負責人趙芳玲表示:“我們沒有想著有償什么,只想著被困者報警,我們要第一時間把人搜救下來,時間就是生命,別的什么都沒想,只是一心把公益救援堅持到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救援人員表示,陜西的民間救援隊都是公益性質的,如果有償救援,擔心救援行為會變味。如果有制度規定,就另當別論,至少會一定程度限制部分游客冒險上山的行為。

律師觀點

有償救援應針對不同情況區別對待

陜西保群律師事務所律師宋偉表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旅游法》第八十二條規定,旅游者在人身、財產安全遇有危險時,有權請求旅游經營者、當地政府和相關機構進行及時救助,旅游者接受相關組織或者機構的救助后應當支付應由個人承擔的費用。宋偉認為,是否有償救援也需要根據不同的情況而定,如果在正常游覽期間,游客在景區經營范圍內遇到突發情況,景區有義務實施救援并不應收取任何費用,因為景區有義務保證游客在景區游覽期間的安全。相反,如果游客明知是未開放區域還一意孤行遇到意外情況,景區對其救援則不屬于義務范疇,收費就可以理解。

宋偉認為,實施有償救援的前提是,不能出現不付費就不救援的情況,無論驢友或游客是否有錯,請求救助是他的基本權益。實施有償救援后,如果出現被救人員不繳納救援費用的情況,相關部門可通過司法途徑解決。

市民看法

實施有償救援有人贊同有人反對

對于有償救援,有人認為,驢友上山被困,動用救援力量是對社會資源的浪費,他們應該承擔費用。

喜歡上山游玩的西安市民劉先生表示,上山游玩是娛樂,要量力而行,雖然遇到緊急情況會有政府部門或救援隊幫助,但驢友們不能因此就冒險行動。他認為,違規登山遇險應該實施有償救援。

市民李先生認為,如果驢友遵守了政府部門的規定和景區的管理,在進山游玩時遇到不可抗拒的外力因素,相關部門應當無條件救援。如果是違規登山發生危險的,不僅要承擔救援產生的費用,還要加大處罰力度。

不支持有償救援的市民則認為,救援是政府公共服務,公民納稅其中就包含了緊急救援的費用。

相關案例

非法穿越保護區

1人遇難 6名生還者被罰

今年6月12日下午,四川臥龍警方接到求助,一支7人組成的驢友隊伍在大雪塘海拔4500米以上遇險。經過救援,6人獲救,1名女性驢友遇難。

16日,四川臥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發布此事件處理結果:屬于違規穿越事件。警方按相關規定,依法對6人進行批評教育,分別給予5000元罰款行政處罰,并支付醫療救護費用;鑒于遇難者死亡,不予對其行政處罰,上山運送遺體及在臥龍的善后處置費用目前暫由遇難者家屬全額支付。

30余人“鰲太穿越”致3死2傷

2017年4月30日,3支隊伍共30余人到達太白山試圖進行“鰲太穿越”,于5月2日遭遇大暴雪被困。得知此消息后,太白縣、眉縣等多地消防部門和曙光救援隊太白山支隊、藍天救援隊救援人員進行救援,被困驢友全部找到時已有2人受傷3人遇難。

派出所一下午接兩起救援求助

2018年03月25日13時21分,公安長安分局灤鎮派出所接110指令,稱在白石峪有游客登山途中不幸扭傷腳踝,無法自行下山,民警聯系救援隊協助進山搜救。經過近兩個小時的尋找,在白石峪內一偏僻山溝河道邊找到受傷者劉某(男,30歲),被困者榮某(女,53歲)、高某(女,27歲)、高某(男,53歲)。

當晚6時50分許,灤鎮派出所再次接到一女性游客報警稱,其與三名友人中午13時許由青華山徒步進入秦嶺近6小時、翻過4道山梁后迷失方向,在第5道山梁上勉強搜索到手機信號才得以報警請求救援。民警與搜救隊員經過近4個小時的艱難搜救,終于在黃峪溝一山頂處找到了4名被困游客,最終4人在民警與救援隊員的交替攙扶下平安下山。

驢友上山遇熊襲擊 200余人救援

6月8日16時左右,一驢友報警稱在西安秦嶺紫閣峪被黑熊攻擊受傷,墜崖后被困,陜西多支救援隊伍200余名救援人員上山搜救,除此之外西北工業大學調撥6臺無人機協助搜救,西安警方還派出警犬參與搜救。

據了解,該驢友是上山尋找張良洞去了,遇見一只小熊,給小熊拍照片時,大熊撲過來,被撲倒后,右眼受重傷,跌落山溝。在被困30多個小時后,該驢友被營救下山。 華商報記者 張成龍

國外做法

違規進山遇險有國家救援收費

在國外有“驢友”喜歡鋌而走險,違規登山,當他們遇險時救援,由誰來買單呢?

日本 民間救援收取高額費用

事發之時一般先由警察展開搜救,有時也會動用自衛隊,費用主要由國家和地方政府承擔。此外,日本還有不少經驗豐富的民間專業救援機構也會參與救援,但是他們往往會收取高額費用。比如出動直升機,一小時費用約合1萬5到7萬人民幣。人工費每人日均2千多人民幣,另外還有交通費、食宿費等。

這些費用即便是出意外的人被發現時已經死亡,家屬也需要支付。

美國 闖入保護區遇險要埋單

傳統意義上,美國的戶外救援行動與警察和消防救援一樣,費用由政府承擔。目前在美國部分州,政府規定“驢友”在國家公園遇險,費用由政府買單,而如果闖入保護區或無人開發、無人管理以及無人維護等地,則需要自行買單。

編后

生命無價 戶外探險安全第一

近年來,戶外旅游越來越得到人們的喜愛,既欣賞了自然美景,又能強身健體。但部分戶外探險活動帶有盲目性和隨意性,是當前面臨的嚴重問題。

很多悲劇就源于“驢友”自身準備不足、缺乏經驗等。有資深“驢友”指出,安全意識淡薄使得違規穿越變得更加肆無忌憚,戶外探險群體日趨低齡化,體能與經驗尚未成熟的“新驢友”在登山過程中的安全隱患也與日俱增。

“有償救援”不等于“沒錢不救”,即使免費也不應“任性”。生命無價,安全出游既不給社會添麻煩,更是對自己負責。

本文來源:華商報編輯:高麗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舞厅飙舞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