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首頁 >法治建設 >正文

揭開“愛心媽媽”李艷霞的假面具:利用孩子實施敲詐

發布日期:2019-06-22 11:10
0

讓孤殘兒童充當斂財工具

□ 本報記者 馬競 周宵鵬

愛心村院子里停著兩輛豪車,李艷霞的“丈夫”許琪黑著臉站在門口,一只手插在褲兜里,另一只手上,金燦燦的手表和粗大的戒指格外扎眼。

另一邊,李艷霞還在對來訪的愛心人士滔滔不絕。忽然有人問起:“網上說你是騙子,你怎么看?”李艷霞愣了一下,回應的語氣有些激動甚至哽咽起來。

2017年,武安市民建福利愛心村迎來一隊愛心人士和媒體記者,隨著采訪的深入,有記者感覺到李艷霞是一個講故事的能手,她的另一個名字開始出現在報端:四霞子。

相比身份證上的名字李艷霞,和為人熟知的李利娟,在武安當地,四霞子顯然更有知名度。“四霞子就是武安本地最出名的女痞子。”多名當地受訪者對《法制日報》記者說。

暗度陳倉霸占礦區

私刻印章騙取權證

“如果后來沒有收養孤殘兒童,李艷霞會是一個成功的商人。”對李艷霞頗有了解的邯鄲市某媒體記者陳林卓(化名)告訴記者,她做生意很有頭腦,在80年代末期就擁有百萬身家。

李艷霞是武安市城關鎮南關村人,出生于中醫世家,也曾在醫院工作過,但腦筋靈光的她早早就走上經商之路。上世紀80年代,她將自家臨街房屋改建成鋪面,開店販賣服裝,也賣過汽車配件,生意越做越大,并就此發家。

90年代中后期,離異后的李艷霞結識了武安市午汲鎮上泉村村民張金洪(化名),繼而在張金洪的礦區工作。說起這段往事,不少上泉村村民對記者說,已婚的張金洪和李艷霞在談朋友,不曾想他將一頭狼領進了家。

“我管開礦她管錢。”采訪中張金洪告訴記者,并未入股的李艷霞卻逐漸掌握了鐵礦區的主導權,并最終成為這個礦區的新主人,將張金洪“打出了礦區”。

據張金洪講述,這處位于上泉村西的鐵礦區是他的父親從村里承包下來的,本來是一座無證礦,但在李艷霞介入經營后,通過關系辦下了采礦證,但證上寫的卻是她的名字。2005年左右,李艷霞結識了被稱為許老大的包工頭許琪,許琪帶領團隊負責礦上開采工作。之后,許琪將張金洪打了一頓趕出礦區,李艷霞霸占了礦區。

據介紹,這處鐵礦正式名為武安市鑫森鐵礦,法定代表人現為李艷霞,其對這處鐵礦擁有采礦權。

武安市國土部門一位知情人向記者透露,當年武安市對所有無證礦予以取締,在取締李艷霞所在鐵礦區時,政府部門的鏟車不慎將其生產設備損壞,李艷霞以此要挾,迫使地礦部門為其辦理了采礦證。

按照張金洪所述,這處鐵礦經營收益很高,開采時一天的資金流水有近10萬元。不過在李艷霞接管鐵礦后,幾乎未再生產。

除此之外,李艷霞還擁有位于上泉村口的河北省武安市白家莊村北鐵礦詳查項目探礦權,擁有多家企業和合作社,其法定代表人名字均注冊為李艷霞。然而,案發后,武安警方在李艷霞處查獲多枚偽造的各種專用章和公章,發現上述探礦權證純系騙取。

公訴機關當庭指出,警方在李艷霞住宅內提取出一枚標有“峰峰礦區峰四勘探注漿有限責任公司”字樣印章,經鑒定是偽造的,這枚印章被李艷霞用于2011年辦理武安市白家莊村北鐵礦探礦權延續手續,從而非法保留了白家莊鐵礦的探礦權。

目前,上述探礦權證已被河北省國土資源廳依法撤銷。

此外,公訴機關指控李艷霞還偽造了“武安市午汲鎮上泉村村民委員會”“北京醫院診斷專用章”“安康精神康復專科醫院病案專用章”等印章。

橫行無忌以痞著稱

訛詐對象不分官民

看到李艷霞被警方刑拘的消息,2018年5月,家住邯鄲市的顧某向武安警方報案,稱他在2016年帶領100多名農民工為愛心村墊資建樓房,工程總造價253萬元,可截至2017年樓房裝修入住,李艷霞仍欠其工程款133萬余元,顧某向其討要卻遭到許琪毆打。

顧某所說的樓房是愛心村內兩層的綜合樓,此樓建成于2017年8月,由香港愛心人士楊仕梅捐資287萬余元修建。“這個樓連一塊瓷磚都不用她(李艷霞)出錢。”上泉村一位村民告訴記者,當地的人都不愿意給李艷霞的愛心村干活,只有外地的不知道她底細的才會給她干活。

“四霞子蠻橫、無賴、霸道,村里的人都怕她,又恨又怕,在武安沒人敢惹她。”在上泉村口和記者說這話時,開拖拉機經過的一位村民下意識地向四周看了看。

相比上泉村,李艷霞在武安市的名氣更大,以痞著稱沒人敢惹,身邊都是“社會人”,“女痞子”是不少當地人對她的評價,政府機關、企業老板、普通百姓都是她訛詐的對象。

“李艷霞沾誰訛誰,有個老頭兒在她武安市里一處簡易房后小便,被她發現硬是訛了3000元,在武安沒人敢惹她。”武安市電視臺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李艷霞在10多歲時就不上學了,開始在社會上與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不滿20歲就未婚懷孕生子。為此,身為老中醫的父親與其斷絕了父女關系。

這位負責人說,李艷霞為人所知的是其建立愛心村收養孤殘兒童,但她平時的生活重心始終沒有在愛心村。“她在武安市有好幾套房子,平時就想著掙錢。有時候媒體記者和愛心人士找到愛心村,她都不在,打電話叫她才過去。”

2019年6月19日,武安市人民檢察院對李艷霞等16人提起公訴,檢察機關認為,“為達到非法目的,被告人李艷霞、許琪為首的惡勢力犯罪團伙糾集多人采取威脅、欺詐等手段,實施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偽造公司企業事業單位印章、敲詐勒索、詐騙、職務侵占等一系列犯罪行為,嚴重擾亂當地社會秩序,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應追究其刑事責任”。

李艷霞等16人被控的7項罪名中,有5項與李艷霞有關。

利用孩子實施敲詐

聚眾擾亂社會秩序

據了解,李艷霞實施敲詐勒索的法寶是愛心村的孩子,曾因電梯不穩訛詐某賓館17萬余元,繼而又以藥物過敏為由,訛詐某醫院12萬余元。對于這起電梯事件,記者從多方獲知了詳情。

2013年6月,李艷霞在武安市某賓館乘坐一部外掛電梯,其間電梯發生故障,隨后電梯恢復正常,李艷霞走出電梯后前往賓館餐廳就餐,餐后離開賓館。此后不久,10多個十來歲的孩子來到賓館堵門,聲稱李艷霞因電梯不穩造成腰部受傷。賓館負責人趕忙看望李艷霞,并將其送醫。

據介紹,李艷霞在武安市某醫院就診的是內科,醫院開了治療胃病的藥物。其間,許琪也來住院,與李艷霞同住一間病房,醫院為其開了治療高血壓的注射藥物。由于許琪就醫過程中飲酒,醫院就給他停了藥,但停藥后,李艷霞卻表示醫院將給許琪的藥物輸給了自己,造成藥物過敏。糾紛發生后,又有多名孩子和社會人員到醫院堵門。

經過商談,賓館給了李艷霞17萬元賠償,醫院給了12萬元。在此過程中,賓館、醫院都沒有報警。“他們對于名人有所忌憚,經不起折騰,害怕后續糾纏,因此不敢報警。”武安市一位媒體人透露。

針對上述事實,李艷霞曾向媒體說,她因治療尾椎骨骨折時輸錯藥差點成為植物人。案發后,李艷霞家屬對外稱,賓館和醫院所付上述款項是賓館和醫院主動給予的損害賠償。

法庭上,多名被告人陳述,李艷霞帶著孩子對施工項目進行敲詐,甚至讓殘疾智障兒童坐到基坑邊、往基坑里跳、往施工車輛下鉆,把孩子們置于危險境地而不顧。

記者了解到,李艷霞帶著孩子阻工的是位于上泉村口的高壓塔施工項目,李艷霞認為施工項目侵占了其擁有探礦權的礦區。李艷霞此前提供的補償明細表上寫明,她要求補償其勘查費2000多萬元,并劃撥50畝土地。由于要求得不到滿足,李艷霞多次利用收養的孩子對項目進行阻工。

時至今日,對于李艷霞收養孤殘兒童的初衷是否因為愛心,我們不得而知。曾長期給予愛心村捐助的愛心人士李玲(化名)對記者說,“可以肯定的是,利益讓李艷霞膨脹起來,她利用了孩子們,利用了媒體,也利用了社會各界的愛心,財富的輕松獲得令她肆無忌憚”。

本文來源:法制日報編輯:高麗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舞厅飙舞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