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榆報助我改變命運

發布日期:2019-06-21 15:45
0

人常說,知識改變命運。回眸我的成長經歷,是《榆林日報》提供的信息,幫助我成長為一名國家干部。

1962年我初中畢業,在“支援農業生產第一線的”號召下,返鄉參加農業勞動。同年冬,我被推選擔任生產隊會計。當時大隊辦公室里除了一張桌子、一臺舊式手搖電話機、一個紙質廣播碗碗外,就是經十天半月才能見到一張的周三刊小版《榆林報》,在跟隨農田基建隊打壩修梯田間隙,我常常把《榆林報》上的時事政策、重要社論等念給大家聽。1965年夏季的一天,我忽然在《榆林報》看到中等專業學校招生的消息,如獲至寶,找到課本后粗略重溫了兩天半,就匆忙跟隨全公社28名報考的農村青年徒步六十華里去縣城考試。一個月后被錄取到榆林農校,畢業后分配在靖邊縣農口系統。是《榆林報》改變了我的命運,從此我與《榆林報》結下了深厚情誼。

走到工作崗位上,《榆林報》更是我的良師益友。第一次給《榆林報》投稿是1981年,當我看到《靖邊縣貫徹政策畜牧業大發展》的通訊報道變成了鉛字,別提多高興了。很快機關里傳開了,同志們和熟悉的人都對我刮目相看,越發增強了我寫稿投稿的信心。也參加過多次有關單位舉辦的通訊員培訓會。記得一次聽了《陜西日報》記者梁國章關于新聞通訊報道的講解,使我受益匪淺。通過培訓,我的寫稿能力不斷提高,隨后我寫的《要加快培育細毛羊新品種》《董教授談毛驢》《王自笑養雞致富》等三十多篇“豆腐塊”見諸榆報。《陜西日報》也刊出我寫的《夏季藥浴羊子發生中毒咋辦》一文,另有《陜北細毛羊育種工作取得進展》《適時配種多產冬羔》等十余篇稿件在《陜西科技報》刊出,得到上級部門的認可和夸獎。

1983年底,我離開工作了十五年的靖邊,調回米脂。記得當時人事局長問我是不是經常在《榆林報》上寫文章的那個常某某,并在得知我有八年文書工作經歷后,將我推薦調入縣政府辦搞政務秘書工作。我沒想到,在《榆林報》投稿會產生如此大的效應,并再次改變了我的命運。

面對文山會海和繁忙的文秘寫作,我很快適應了。單位給訂了七種報刊,我經常翻閱瀏覽,充實自己。由于我酷愛新聞寫作,工作再忙也沒忘記給榆報投稿。每當我跟隨領導下基層搞調研回來后,常常把所見所聞有新聞價值的新鮮事整理寫成稿件,投給《榆林報》。在米脂工作的二十三年里先后有《白云花自辦小學育桃李》《粉條生產要實行改革》《個體戶常其林舉辦中國象棋冠軍邀請賽》《殘疾人何仰錄干上釘鞋活不再吃救濟》《同專家共商翻番大事》《地膜西瓜大增產》等六十多篇消息、短訊、通訊報道、評論在《榆林報》刊登。《白云花自辦小學育桃李》一稿被陜西廣播電臺播出,多次獲得有關部門的獎勵。

退休后老干局給我贈訂《榆林日報》《陜西日報》。我雖年近古稀,但對《榆林日報》的深厚情誼,始終不忘學習,關心國家大事,看報紙是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每天都要看一小時的報紙。有的同志說,現在進入信息社會,網絡等媒體那么方便快捷,你還看報紙,我說多年養成的習慣一下改不了。另外我還寫了《走進石溝》《走基層有感》等二十多篇詩歌、散文、回憶錄、紅色紀實文學、隨筆等在《米》雜志、《銀州詩苑》、榆林老干網發表。有生之年我將繼續寫下去,奉獻余熱回報社會。

常春耕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謝麗麗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舞厅飙舞电子游戏